盐城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虐仙记第686章天雷袭击

发布时间:2020-01-23 12:42:55 编辑:笔名

虐仙记 第686章天雷袭击

风月的眼神充满童话一般的天真,看着薛冲,忽然轻轻的走上前,亲吻他的脸,用呢喃一般的声音说道:“冲哥,我是爱你的,此生此世,你就是我的男人,这毋庸置疑!”

薛冲有点醉了,心中想的是:看来她是答应做我的妻子的啦,那实在是太好,伸出自己的猿臂,就要将她狠狠的抱起来,欢呼雀跃。

也许不仅仅是薛冲,世上几乎所有的男人听到心爱的女人的这句话,都会做出类似的动作。可是薛冲的喜悦僵持在脸上。

风月忽然推开了他,而且在他没有防备的时候扇了他一个耳光。

啪!一声脆响之后,薛冲惊愕无比的摸着自己的脸,看着风月:“月儿,我有什么地方做错了吗”

“薛冲,忘啦我吧!我是你仇人的女人,像是我这样的女人陪伴在你的身边,你会寝食难安的;而且我也不能昧着自己的良心,做你的妻子。那样做的话,实在太对不起我父亲啦!这一个巴掌,是想打醒你,表明我的立场。冲哥,你不疼吧”风月说这些话的时候,梨花带雨的脸上带着的是浓重的忧伤。

薛冲轻轻的摇头:“不疼。可是我的心很疼。”

“不,你必须忘了我!像是你这样的男人,天下之间不知道有多少的女人想要成为你的女人,我要走啦!”她很清晰的记得,自己从来没有这种忧伤。可是现在这种忧伤使得她肝肠寸断。

若不是她即使的运起绝情心经的心法,恐怕她会昏厥过去,不过就算是这样,风月已经快支撑不住:“冲哥,我父亲利用你抓住了你,这是你毕生的耻辱,你和他之间的恩怨我无法左右,可是我毕竟还是在我父亲手下救了你,我父亲的账,我来还。”

薛冲忽然之间惨笑:“傻丫头!你是你,你父亲是你父亲,他的账凭什么要你来还况且我和令翁争夺的是整个天下仙道的霸权,即使没有你,我们照样会拼出个你死我活,因此你不要强行把你父亲的事情揽在自己身上。月儿,我只想告诉你的是,你虽然不是我爱过的女子,但是我喜欢是真心的,若是你真的喜欢我,就来到我的身边,不要顾虑你和我父亲的立场。天无二日,民无二主,当今仙道门派,必须有一个真正的,关乎天下苍生的幸福,我会尽我所能去争取。”

风月听到这里,有点痴啦:“冲哥,我对你的心,和你对我是一样的,我不像你那么花心,可是没有办法,我就是情不自禁的喜欢你,我无法使得自己不喜欢你!至于其他的的什么仙道霸权,我一点都不感兴趣,我也不想知道。”

薛冲的心紧张起来,脸上显现热切的期盼神色:“月儿,既然你也喜欢我,那就做我的妻子吧,好吗”

风月的脸上涌现一缕俏丽之极的红晕。女人听到心爱的男人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心中是充满柔情的。可是风月的脸色随即变成苍白:“不不!我母亲从我出生的时候就死啦,父亲从小把我养大,传授我武功,给我天下人羡慕无比的荣耀,我……我不能因为喜欢你就背叛我父亲!”

薛冲叹息:“月儿,怎样决定是你的事情,可是也许你会因为今天的决定而后悔!”

“冲哥,我求求你,不要杀我父亲好不好”风月的泪珠在眼眶之中滚来滚去。

薛冲沉默:“本来我是不能答应你任何事情的,因为你父亲的武功远在我之上,而且你想必也能理解,和你父亲这样的人为敌,是一件相当可怕的事情。我不能答应你这个请求,不过我可以答应你,假如真有那一天,你父亲落在我的手里,我会让他有尊严的死去!”

风月的泪水流下:“是啊,我光顾着体恤父亲,没有想到,我父亲随时都想置你于死地,你一定要小心!”

薛冲的泪水终于流下,他已经听出来啦,风月是要离开自己的,可是他实在舍不得。

“我会的!”

“冲哥,你多保重!”风月说完这话的时候,犹如一朵优雅无比的白莲花,的升起空中,消失在碧蓝色的天空。

――――――

直到薛冲的眼睛只中只剩下碧空的影子,薛冲才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愚蠢!小子,你有一百种手段可以使风月成为你的女人,还可以得到一个长生境界的高手,如此两全其美的事情,想不到你居然不愿意去做”老龙跌教长叹。

薛冲道:“我是真心喜欢她的,就不必计较太多的得失。”

老龙吼叫:“小子,你真的是变傻啦!在这样的时候,一旦风月回到风悬羽的手中,以风悬羽的阴险毒辣,一定可以用风月对你进行攻击,到时候你会防不胜防的。一旦再有上次被困在九天九地绝情刀之中的旧事重演,你以为你还可以那样幸运”

薛冲冷笑起来:“老龙,你未免也太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啦,我告诉你,我现在是谁,是堂堂天下大派圣教主,我难道就不能派人监视风悬羽的一举一动”

老龙笑:“看来一旦离开女人的时候,你的头脑才开始变得聪明。”

薛冲的笑容之中带一点得意的味道:“金鱼玉带罗兰扣,皂盖朱幡媲仙流,山河判断在我心里头,得意秋,登临天尽头!天尽头,羽化成仙流!!!哈哈哈哈!”

老龙冷笑:“好一个‘山河判断在我心里头’,小子,你倒是有几分才情”

薛冲苦笑:“你难道让我现在就哭”

老龙的声音忽然充满温柔之意:“小子,其实说句实话,你这个人的本性是善良的。也许当初若不是觉得你的心地好,我就算是死,也不会把照妖眼给你的。你现在的心里难过,想笑就笑吧,想吼就吼,只要这样做能让你的心中好过一点。”

薛冲的泪水就江河一般的倾泻而下:“我有一种预感,也许此番和月儿相见之后,不知道要何年才能和她相见。可是……可是我不能洗去她的记忆,让她之爱我一个人,我不能那样自私。不管怎样,夺取一个女儿,是对一个父亲的残忍。我只希望……希望月儿自己可以醒悟,你会来找我吗”

“她会的,不会是在阴间。”

薛冲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中一震,身上的汗毛炸起,背脊如弓,藏进了照妖眼之中。

轰隆哗啦!强烈的爆炸产生。

以薛冲所在之地为中心,方圆三百步的距离之内,一片混沌,这是天雷!

强大的爆炸使得薛冲所处的山头,方圆数十亩的山头全部的成为粉碎,到处都是黄土,树林开始燃烧起来。

不仅如此,山里的野兽等等也都是骨折尸飞,没有一丝存活的可能。

“哈哈哈哈,薛冲,你这样卑微的东西也浪费我一枚天雷,也可算得是暴殄天物啦!”

说话的人当然是多灵子。他说话的时候,是咬牙切齿。

和多灵子在一起的人还有清冥子。不知道为什么,风悬羽此时竟然不在这位祖师爷的身边,看清冥子和多灵子的神情,两人的关系相当密切。

“祖师爷,这一次,薛冲就是有九条命,也一起死啦。以薛冲今时今日的声望和地位,用一枚天雷杀他,算是合情合理!”清冥子拍马屁的功夫算是十分的老道,一点也不着行迹,浑然天成。

“呵呵呵呵,这小子临死之前还能做出‘山河判断在我心里头’这样的句子,算是一个附庸风雅的文人。他这样子的人,本来就不适合做仙道门派的,只适合吟诗作对,若不是他这样爱出风头,而且又似乎有一点点本事,他今日也不会这样的结局。”

――――――

“哈哈哈,好笑啊好笑,多灵子,你是什么东西,你以为,你区区一枚天雷就能伤得了薛冲薛掌教”

多灵子和清冥子大惊回头,就看到花梦瑶似乎是踏月而来,飘飘然如嫦娥仙子。

“哼,薛冲还可以活”多灵子露出十分滑稽的笑容,就像是在看着世上搞笑的闹剧。

“他为什么不可以活据我所知,薛冲修炼了一种叫心灵力的神奇功夫,能在刹那之间感知到外界的危险,然后藏身道器之中,躲过你这种天雷的轰击!”

多灵子的眼神之中露出血红的光芒:“呵呵呵呵,花梦瑶,你不要在这里搅风搅雨,我告诉你,在这样的时候,我的天雷也随时可以杀了你!”

“哈哈哈哈”花梦瑶发出银铃一般的声音,使得她的美丽更加无法逃避,看着多灵子木瓜一般的脸,笑得很欢畅:“多灵子,还有一枚,你仅仅就剩下一枚天雷,你舍得把它随便的使用吗”

“你……你怎,你知道个屁,我告诉你,我还有无数颗天雷,随时想要杀了你,那看我心情,你知道吗”多灵子的神色狰狞,心中恼怒无比,自己怎么能口不择言,泄漏了自己的秘密。事实上,多灵子的确在这些日子之中一心锻炼天雷,什么也顾不上啦,即使是上次风悬羽带领悬浮宫的残余力量搅动天下仙道大会那样重大的事情,他也顾不上,就是为了能尽快的锻炼出天雷。可是问罪灵脉的消失,使得多灵子锻炼天雷的希望几乎落空。毕竟,天雷这种东西,所要消耗的灵气实在是过于巨大,除了灵脉能够负担这种磅礴的灵气之外,其余实在没有太多的办法。

问罪灵脉本身凝聚出来的灵晶固然是一个庞大的数字,但是悬浮宫的残余力量想要继续生存下去,则这些灵晶就是必不可少的。风悬羽拿走了问罪灵脉之中灵晶的半数,用以支撑门派。

这剩下的一半,当然是他多灵子拥有。再三思量之下,多灵子决定用这些剩余的灵晶锻炼出两枚天雷。

如此庞大数量的灵晶,要锻炼成天雷,也不过是两枚而已。

可是两枚已经够啦。在多灵子看来,只要杀了薛冲和龙日月,神兽宫也就垮啦。别看现在神兽宫现在是如日中天,天下仙道顶礼膜拜,门下弟子昌盛无比,可是一旦将这两个主脑人物杀死,其余的都不足道。

一旦到了那个时候,悬浮宫肯定可以东山再起,拥有自己的灵脉。到时候,自己还可以锻炼出数量更多的天雷,对付花梦瑶和庄不周这些人,再一步步的统一整个仙道。

力量,力量才是统一整个仙道重要的东西。掌握了制造天雷的秘密,也就等于掌握了仙道。所以多灵子一直都不把风悬羽做的事情放在眼里,一心的锻炼天雷。

仅仅这两枚天雷当然不够,但是想要锻炼出更多的天雷,却是无法办到的事情。

他锻炼出天雷,想对付的人当然是龙日月。只要杀了他,薛冲的靠山也就倒了,到时候再对付薛冲,那就是势如破竹的事情啦。

可是龙日月整天都处在神兽宫布置好的结界之中,天上人间灵脉现在是兴旺发达,龙日月在结界之中的结界里,他要想撕裂结界进入其中去伤害龙日月,谈何容易

所以,他的目标就放在了薛冲的身上。

薛冲的武功虽然不足道,但是他的地位够高,他的权力够大,而且是一个能使得神兽宫上下都顶礼膜拜的人,杀了他,神兽宫势必大乱。

悬浮宫的目的当然是想要统一仙道,杀了薛冲虽然不能立即实现目标,但是却可以重新夺取问罪灵脉。只要有了灵脉,他多灵子知道,只要假以时日,锻炼出的天雷更多,则可以肯定的是,就可以称霸世间。

“哼,多灵子,我说你是在做梦。你以为薛冲身上的道器很简单,比你的问罪石都不如我告诉你,你错啦,你大大的错啦,薛冲道器品质远远高出你的问罪石!”

“何以见得”

“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薛冲身上的道器,就是――照――妖――眼!”

“什么”多灵子露出悚然的神色。(未完待续。)

天水市中西医结合医院怎么样
重庆有哪些医学影像科医院
大同治疗盆腔炎费用
玉林妇科医院排行榜
台州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