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从易经看2011大势良食是首要问题

发布时间:2019-09-14 12:53:35 编辑:笔名

从易经看2011大势 良食是首要问题

从易经看2011年大势,无论对各国政府还是民众,“良食”问题是2011年的首要问题。随着接连不断的自然灾害与蓄积已久的人祸相继爆发,粮食减产、粮食短缺、粮价上涨、粮食安全、粮食争端与粮食污染以及密切相关的食品短缺、食品安全、食品质量与食品价格上升等成为我们每个人必须面对而亟待解决的年度问题。

从粮食到“良食”

人类自古以来只有粮食而没有“良食”的说法,只有粮食问题,从没出现过“良食”问题。但是,随着土地、空气、水源、基因与加工等粮食种植与生产中重要的几大因素都遭受到了严重的污染,很多粮食已经成为“不良之食”——有的甚至成了严重危害我们健康的毒食。为了区别这些不良的粮食或者有毒粮食,我们把自然、安全而有利于健康的粮食称之为“良食”。原生态的天然野生粮食当然是“良食”,现在有不少专家与媒体把野生天然粮食称之为“神造粮食”,当然本文所说的粮食与“良食”主要是指人造的。 简体字“食=良+人”的构成很好地说明了“何为“良食”——良人为食”。粮食主要是由我们人种植、收获、运输、加工与销售的,人乃粮食生产与流通全过程的主体,作为粮食主体的人如果富有良心与良知,手捧良心,心怀良知,从事自然农耕或有机耕作,自然生产出来的都是“良食”;反之,泯灭了良心,失却了良知, 唯利是图,见利忘义,从事化学农耕——一味使用农药、化肥与转基因技术,这样生产的粮食就是不良之食,从事这种有毒化学农耕的人与机构都是属于不良之人。更有甚者,在“良食”问题上,还有少数中国人,为了利益,不仅丧失了良心与良知,还丧失了人格与国格,完全听命于粮食行业的外国势力,出卖人民的粮食权与国家的粮食主权,成为了我们中国在解决“良食”问题上的障碍。

“良食”的四大核心问题

1、保障每个中国人的粮食权,抵制外国公司与外国势力对粮食权的垄断。

按照联合国经济社会国际权利公约【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Economic, Social and Cultural Rights 】 ,粮食权或食物权是我们每个天赋的基本人权。

拥有足够食物的权利是所有人与生俱来的人权,任何人都有权经常、永远而且不加限制的直接获得或通过购买取得食物,并且按照人们不同文化传统,无论在数量还是质量与品质上都要保证食物的充足需求,确保人们无论在身体与心灵还是个体与集体都能够过上美满而有尊严的生活,远离生存的恐惧。拥有充足食物的人权只有当每个个体与集体在任何时候都能获得充足的食物或拥有获得充足食物的方式与手段的时候,才有可能得以实现。

但是现实情况却不容我们对每个人的食物权感到乐观,随着粮食领域工业化与商业化的高度发展,已经达到了垄断资本主义的阶段,粮食的生产与流通已经被很多垄断集团所强力控制,粮食的生产流通与人口分布处于极端不均衡状态,其结果就是很多弱势人群与贫困国家的人民失去了应有的粮食权,正在饱受粮食短缺或有毒粮食的毒害,下面是一组由《粮食战争》所提供的数据:

世界食物贸易量的40%由跨国农业公司控制着;

世界咖啡贸易控制在20家公司的手里;

全球70%的小麦控制在6家农业公司手里;

世界98%的袋装茶叶贸易由一家公司控制;

世界的10家公司控制着世界上一半种子的供应,同时这10家公司控制着价值200亿美元的兽药市场55%的份额,控制着将近300亿美元农药市场84%的份额;

世界80%的粮食交易量都垄断性地控制在ADM、Bunge、Cargill和Louis Dreyfus这四大粮商手中。

从现有的数据来看全世界所生产的粮食足够喂养全球人口,但是据《2008年世界粮食不安全状况》报告的结论,世界饥饿人口达到了9.63亿,不少发达国家却出现粮食过剩与严重的粮食浪费问题。正是由于粮食领域中少数居于领导与垄断地位的跨国公司与财团控制了大部分粮食,从而使很多贫穷落后地区的民众丧失了粮食权。在粮食供应与粮食安全面临重大考验的2011年,我们应该自觉捍卫我们每个人的粮食权,抵制外国公司与外国势力对中国对粮食权的侵犯,这俨然已经成为解决“良食”问题的一个关键。

2、捍卫中国粮食主权,抵御外国公司与外国势力的侵犯。

如果个人具有粮食权或食物权,那么对于国家,每个国家都具有像领土主权一样独立的不可侵犯的“粮食主权”。“粮食主权”早是由一个名为“农民之路”的国际农民运动提出来的,粮食主权就是强调每个农民都有权在自己的土地上按照自己的方式为本地区及国家生产粮食。“良食”主权从一提出开始就受到广大民众特别是农民的欢迎,这么多年来的发展历程与实践表明,粮食主权是农户、国家、地区乃至全世界粮食安全的关键所在。

但是以孟山都为代表的少数跨国农业财团,通过转基因技术、以知识产权为标志的法律武器以及强大的公关能力,正在处心积虑地谋求控制与侵犯我们中国的粮食主权。例如,从2004年开始到2008年的四年时间中,跨国粮商逐渐控制了中国大豆加工的关键环节,终导致我们中国丧失了大豆产业的主导权,使中国由原来世界上大豆原产地国家,变成了世界上的大豆进口国,2/3以上的大豆依赖进口,转基因豆油占据了中国80%以上的市场份额。绿色和平组织与第三世界络的调查发现,中国接近商业化生产或正在研究的八种基因改造水稻的专利,全都被国外控制,一旦批准商业化种植基因改造水稻,中国的农业生产、粮食安全和粮食主权将面临重大危机。

3、倡导粮食多样化。

经过人类成千上万年的辛勤劳作与自然界漫长的进化,我们曾经拥有无比丰富多样的粮食作物库,但是随着大规模化学农业、粮食生产工业化以及转基因技术的迅速发展,粮食作物与食品多样化遇到了严峻的挑战。纪录片《食品公司》披露了美国食品行业的一个真相——美国超市中有超过47000多种食品,表面上看起来很富有多样性,但是作者的追踪调查显示其中有很多食品其实都是改头换面的玉米而已。我们原来地球上有成千上万种不同品种的玉米,但是在转基因技术的垄断性控制下以及遭受到基因污染之后,原生态的玉米品种正在大规模灭绝,地球上剩下的只是少数几种由以孟山都公司为代表的农业财团控制的转基因玉米。少数转基因作物大规模地灭绝丰富多样的原生态作物,这种情况正在愈演愈烈,人类的粮食多样性与食品多样性正在面临严重的威胁。

因此尽力保护天然作物的基因与种子,倡导与保存生物多样性以及粮食作物的多样化已经刻不容缓,只有粮食作物的多样性才能终保证我们食品的多样性。只能食用单一食品或少数食品将给我们人类的遗传基因与身心健康带来前所未有的破坏。

4、粮食与食品行业要完成从毒食到“良食”的战略转变——撤离化学农业,进军有机农业。

科学技术是一把锋利的刀,对人类有利还是有害完全取决于对刀的掌控与拿刀的人。农药与化肥都曾经是当时受到人们追捧的高科技,转基因到目前为止也还依然是受到政府与学术界追捧的高科技,历史发展的进程已经表明农药与化肥给我们人类所带来的是更重大的害处与弊端,而转基因也将重蹈农药化肥一样的覆辙。如果我们人类还在执迷不悟地使用农药、化肥与转基因,我们只能在“寂静的春天”靠有毒食品苟延残喘。

因此,2011年对于政府、企业还有民众而言,都是一个重要的转折之年,我们都必须面临一个从毒食到“良食”的粮食战略转变,要以壮士断臂的胆略与勇气,完成从有毒化学农业的撤离,开始向纯净有机农业的新旅程。

解决“良食”问题三大提议

宇宙、地球与人类都已经进入到了一个以“2012”为标志的大转折与大变化时代,无论是宏观的银河系、太阳、地球磁场、全球气候与山河大地还是微观的细胞分子、能量场与思维方式等都在发生前所未有的变化,这种变化正酝酿成一股回归自然、回归和谐与回归本源的大潮流,浩浩荡荡,气势磅礴,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像那些违反天道自然的跨国公司终都会如同曾经如日中天的大帝国与大财团一样如浮云般飘散,而今日看似弱小分散的崇尚自然、和谐与良心良知的小众群体,终都会日益壮大,成为整个世界与人类的中流砥柱。

1、开展全面的食育活动,把唯利是图的不良之人教化成具有良心良知的良人。

思想指导行动,心灵指导我们的身体。因此,我们应该加强全方位与多样化的宣传教化工作——我们称之为食育或“良食”教育,普及安全、健康、快乐与纯净的“良食”相关的教育,把唯利是图与不知不觉的不良之心或无知之人转化为具有良心良知的良人。

早在2005年,日本就通过了《日本食育基本法》,凭借国家基本法的形式在全国的民众、企业、社区与各级各类学校中开展多层次,内容丰富多彩的食育教育。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当每个从事奶牛饲养的农民以及从事牛奶或奶粉加工的工人与商人都了解三聚氰胺的时候,当每一个政府官员与消费者都了解三聚氰胺的时候,怎么会发生如此具有恶劣影响的“三鹿毒牛奶事件”呢?过去,我们全社会处在一个缺失食品教育的真空,这种对“良食”无知无识的社会成了滋生一系列食品安全问题的温床。

2、中国农业应该从产量的数量型增长转变为品质的质量型增长。

我们过去的农业发展战略是走产量的数量型增长的道路,大量使用农药与化肥,提高产量,但是牺牲了环境,牺牲了粮食的质量,同时也牺牲了民众的健康。在同样的战略思路指导下,政府还在大力支持与发展转基因技术,走只要产量,不要质量,不要环境,不要健康的极端发展之路。但是,我们目前在已经基本解决温饱的前提下,在全民关心身体健康与生态环境的新形势下,在全面推行科学发展观的新政策下,我们应该转变发展战略,走有利于生态环境,有利于提高粮食品质,有利于人民健康的质量型发展道路。在新时代与新形势下,还是走依靠农药、化肥与转基因,单纯追求粮食产量的老路,不仅会成为人民的罪人,还会成为大自然与历史的罪人。

要想走强调品质的质量型发展之路,有效的策略就是把有机农业作为优先发展的重点,有机农业虽然会在初始阶段降低一点产量,但是我们将收获纯净的土地与水源,将促进生物的多样化,将大幅度做到节能减排,将为国民的健康做出重大的贡献。其次,有机农业还是代表着未来科技发展方向的其他很多清洁技术与清洁产业的基础,只有在有机农业的基础上,才能建立清洁的农副产品加工业,才能合理地延长纯净食品的产业链。而有机农业与清洁产业是生态文明的主要支柱,发展有机农业就是在为生态文明奠定坚实的基础。

3、提高有机食品价格,加大有机食品与有毒食品的价差。

在工商社会,购买力是强大的一种力量。在当今的市场经济中,价格是调节投资导向、产业结构与市场份额有效的一个杠杆。

物以稀为贵是古今市场的规律,无论产量还是种植面积,有机食品的数量都是稀少的,但是其品质要远远超过有污染的食品,因此有机食品的价格应该远高于化学农业生产的有毒食品。对于消费者而言,必须应该做好“有机食品以稀为贵”的思想准备、心理准备与财力准备,在2011年提高在纯净与优质的有机食品上的支出与预算。我相信,任何一个了解“物以稀为贵”常识与了解身心健康和食品安全重要性的消费者,都能够同意上述结论。

作为中国早研究与倡导乐活的人士,我在此强调一下世界乐活族改变世界的一个口号——我们不要闹革命,我们要买东西!只要有利于生态环境,有利于自己与亲友的健康,即使没有品牌,即使不是名牌,即使价格贵一点,但是乐活族还是要积极购买。因为,通过我们持续不断的购买,有机农业产业链的每个从业人员就获得了再生产的资本与动力,就获得了从业的信心与发展的空间。其实,我们有机食品的消费者不仅是在购买有机食品,还是在购买一个健康而纯净的产业与明天,是在购买人类与地球的希望。随之而来的,就是政府的大力支持,投资商的大规模投资,整个有机市场与有机产业将在有机消费者的购买行为中迅速形成。与此同时,当我们开始抛弃价格较低的化学农业生产的有毒食品,政府、企业与化学农业的从业者就会考虑开始从这个日落西山的夕阳领域大规模撤退,对生态环境、生物多样化与人体健康的破坏状况就会得到减轻与遏制,有毒食品将逐渐减少,“良食”将大大增加。

一年之计在于春,我们不妨重温一下中国着名诗人海子的诗歌: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2011年,我们都应该像哈姆雷特一样不断追问这个问题:to be or not to be——有机农业还是化学农业?有机食品还是有毒食品?我们到底选择什么,这就是2011的首要年度问题。我们今年2011年的选择,将影响我们在2012年的命运。


水果店微商
线上教育类微信开店
微信小程序购物商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