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狼少女的异界大冒险第480章契露丝的推测

发布时间:2020-01-24 13:20:07 编辑:笔名

狼少女的异界大冒险 第480章 契露丝的推测

对于和西莱尔的战斗那一段的记忆,契露丝的脑海里并没有留下多少很清晰的印象。

三年前在凯尔斯之乱的时候,契露丝曾经有过一次强行用还没有觉醒的天赋能力将实力提升到七阶的经历,那个时候因为过度使用能力而产生的负荷给她带来的身体和精神上的痛苦令她记忆尤新。

不过,那时候的她毕竟实力还比较稚嫩,而且天赋法则还没有真正觉醒。想想现在她战斗时长时间维持魔武六阶的状态都完全没关系的情况,虽然还没有试验过,但契露丝觉得自己就算再冒险进化到七阶也不会像那时候那样受到那么严重的负荷反噬。

然而,昨晚的那次进化却彻彻底底打了她的脸。

面对怎么都无法战胜的西莱尔无奈之下选择依靠进化法则进阶七阶的时候,她原本也做好了身上承受巨大负荷的准备,但却没有想到,这一次她精神力和生命力上受到的反噬居然比自己记忆中前一次感觉要猛烈了将近十倍。

除了自己操纵着解离流风攻向西莱尔然后带着一身七阶英雄斗气冲了过去之外,契露丝当时的意志再也无法支持她回想起其他的事情,甚至在意志消散的时候她都觉得自己一定是身体和灵魂都要爆炸了。

很快,契露丝就从拉斐尔嘴里听说了昨晚对战自己因为法则反噬而记忆模糊那段时间发生的事情,然后理所当然地惊出了一身冷汗。

几乎就在西莱尔离开之后不到一分钟,她就倒在地上失去了意识。也就是多亏了西莱尔被塞尔曼刚醒过来之后释放的那记威力强大的奥术以及契露丝在意志消失之前的那一身金色斗气和额头上的诺兰印记吓到了,否则,只要西莱尔再多留一会晚一点离开,说不定他真的能够达到原本的目的将契露丝三个人一锅端掉。

不过,无论如何,终三个人还是平安无事地活了下来,这自然是比什么都好。

战斗结束时已经是午夜,而契露丝这一觉睡得又不短直接过了大半天,眼下已经是艾瑞克小镇伏击之后第二天的正午时分,而他们现在的位置,则是因为之前契露丝忙于逃命根本没有管前进方向因此根本无法判断,只知道应该是在艾瑞克小镇附近的某处分布着些许小树林的平原上。

塞尔曼在战斗结束后不到一个小时就醒了,虽然因为空间乱流的伤势仍旧不能自由地活动身体,但至少精神已经比之前强了很多。而拉斐尔则是为了照顾行动不便的两个人,从昨晚开始到现在一直都没有睡觉,虽然天然呆努力地想要掩饰,但那种疲惫的神色还是会不经意地流露出来。

尽管还不能动,但至少基本的自卫警戒塞尔曼还是能够做到的,而契露丝又已经清醒过来,因此拉斐尔也没有继续硬撑下去的必要,很快,狼少女就逼着天然呆去睡一会,有什么事情等她休息好了再说。

尽管拉斐尔心中还在担忧艾瑞克小镇上的大家,但她也清楚以目前自己这几人的力量别说是能不能回去,就算是回去了面对之前那个白发的风系魔法师那样的敌人,三人估计也没法提供什么有效的援手反而有可能会成为累赘,因此拉斐尔也没有执拗,乖乖地在契露丝的监督下躺到之前她给狼少女用树叶铺成的简易地铺上,闭上眼睛很快就陷入了睡眠之中。

契露丝则是坐在拉斐尔身边,看着她睡着之后,狼少女扭头和塞尔曼对视一眼,然后同时苦笑起来。

一天一夜,这一连串的事件展开简直令她们一点喘息的机会都没有,现在终于她们可以好好地整理一下前因后果了。

为了不打搅拉斐尔,契露丝压低声音,简洁地把她们之前出现在了距离魔兽森林有小半个大陆跨度的艾瑞克小镇以及艾瑞克小镇这段时间的堕落魔兽事件告诉了塞尔曼。

“……这么说,诺兰族他们居然如此大胆地想要偷偷在魔兽森林里制造堕落魔兽大军,然后通过超远距离空间传送阵传送到索兰神圣国的腹地,而且很有可能下一步要去袭击索兰圣城?”

塞尔曼很快就掌握了情况,也得出了和契露丝一样的结论与困惑。

“可是,既然你的这些同族们有这样的能力,他们干嘛直接把自己在艾瑞克小镇就暴露出来?只要他们隐藏得当,完全可以偷偷地在艾瑞克小镇积攒足够的堕落魔兽数量之后一举对近在咫尺的索兰圣城发动奇袭,到时候效果岂不是要好得多?现在这样,虽然他们有可能……让索兰神教损失一位七阶的大主教,但之后他们就只能堂堂正正地和索兰神教在正面战场上硬拼了,这样就算打到圣城脚下,恐怕他们的力量也不会足以去对索兰圣城造成什么威胁了。”

“谁知道呢,”契露丝耸了耸肩,“或许他们还有什么别的底牌没有打出来,或许他们原本是那样计划的但一不小心提早地被艾瑞克那边的神教人员或者平民撞破了只好提前启动计划……又或者只是我们想太多了,这一次诺兰族的目的原本也就只是做到这种程度来让索兰神教付出点小代价的同时心惊肉跳一下。”

塞尔曼皱了皱眉,一个说法肯定是说不通,毕竟诺兰族在魔兽森林搞的动作那么大,结果就为了在仇人家门口搞一场恐吓性质的袭击事件,这实在是太不划算了。契露丝说的前两个猜测倒应该是八.九不离十。

“……对了,契露丝,你说你昨晚战斗发生之前就醒了,你有和魔兽森林那边取得联系吗?”塞尔曼说着,突然间想到了昨天那个时候,自己和契露丝传送走之后战场上应该就只剩下了赫兰和重伤的灰风面对对方一共四位七阶高手,不禁惊出了一身冷汗,“赫兰,还有灰风,她们都怎么样了?”

“还没有,我昨晚没能联系到灰风姐,刚才醒过来之后我又试了一次用召唤契约联络灰风姐,不过仍旧没有回应……不过召唤契约的意志链接还存在,灰风姐应该是没事,只是大概之前在战斗中受伤太重,到现在可能还没有恢复意识。”

因为塞尔曼作为灰风的亲生父亲也算是自己人,之前契露丝就已经告诉过他自己和灰风签订过平等召唤契约的事情。

一想到灰风居然这一次受伤严重到已经过了一天一夜到现在都还没有恢复过来,契露丝的声音里就充满了担忧和失落,而塞尔曼的脸色同样不太好,不过他还是开口了。

“没关系……昨天那个时候,我紧接着在你们之后赶过去从那个黑袍混蛋手里救下了灰风,我能肯定,灰风那个时候虽然受伤很重,但正因如此再加上她那个时候情绪过于激动,导致引发了她体内的红龙血脉自动地觉醒了,我们龙族是大陆上自我恢复能力强大的几个种族之一,虽然灰风不是纯血龙族,但她体内我的血脉是红龙一族纯正的一脉,只要血脉觉醒了,那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

契露丝知道塞尔曼心里不比自己轻松,因此她也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从怀里掏出了自己做完从旅店逃走时带走的那块塞卡莉娅给的通讯石来。

“和灰风姐联系不上,不过幸好,我带了这个在身上。”

塞尔曼眼神一亮。

“通讯石!难道是赫兰行动前给你的?”

“不,这不是和赫兰阿姨她们联系的通讯石,”契露丝摇摇头,“是我的另一个好朋友。你还记得昨天在行动前我通过灰风姐联络冒险者小镇上的里斯王国使者与他们结盟然后拉来了一批人类佣兵援军吗?那批人类援军里就有一个我在里斯王国关系特别好的朋友,这个通讯石是她给我的。之前因为战斗来的太突然我还没来得及和她联系,现在终于暂时安定下来了。”

这么说着,契露丝从通讯石侧面取下箍在那里的特制输入笔,准备要往通讯石输入界面上落笔。

“那,你的那个朋友会了解森林里的情况吗?”

塞尔曼有些怀疑地问道,契露丝有些无奈地耸耸肩。

“我也不知道,但至少这是我现在能远程联系到的人了。就像你说的那样,我也不确定她是不是清楚我们想要知道的事情,甚至很有可能她已经不在森林里也没有遇到过赫兰阿姨她们。毕竟昨天的战斗中人类佣兵们的任务只是佯攻,在那之后我的那位朋友就和其他人类佣兵们一起……突围……”

说着说着,契露丝的嘴慢了下来,眼睛也慢慢地睁大了。

塞尔曼微微吓了一跳。

“契露丝?怎么了?”

狼少女却仿佛没有听到一般,愣愣地看着手里的通讯石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就在塞尔曼着急起来甚至想要站起来过去看看契露丝出什么事了的时候,突然契露丝抬起头,震惊地看着塞尔曼。

“……大叔,佯攻!诺兰族,艾瑞克小镇的堕落魔兽,可能是佯攻!”

塞尔曼眨眨眼,瞬间就明白了契露丝的意思。

对啊!佯攻!难怪诺兰族明明利用魔兽森林和索兰圣城之间遥远的距离以及隐秘的超远传送阵设了那样一个好局,却偏偏没等聚集好堕落魔兽大军奇袭索兰圣城之前就曝出了艾瑞克小镇存在堕落魔兽的事情,甚至要上演了昨晚的那一出会被索兰神教警戒的戏码。

因为这种横跨了小半个大陆的超远距离空间传送阵的搭设实在是太过困难,他们下意识地忽略了对方既然有能力建立一个就难保能够建立更多个的可能性。戳破了这个思维误区之后再仔细想想看,诺兰族之前的封锁森林的行为显然无比可疑。

如果只是单纯为了不让森林外部的人类探查到那一座传送阵,那么诺兰族大可以不用那么兴师动众地控制住全森林的魔兽族群杜绝一切进入森林的人类,而且如果那座将她和塞尔曼传送过来的传送阵是的,那么它的重要性可想而知,诺兰族自然也不会那么轻率地把它拿来做诱饵。

所以,诺兰族在森林中极有可能还有其他通往索兰神圣国国内圣城周边,甚至是圣城城内的传送阵。而艾瑞克小镇上发生的一切事情,甚至是包括昨晚如此嚣张地伏击一位索兰大主教,都只是诱引索兰神教将军队派出圣城到艾瑞克小镇附近的佯攻假象。等到索兰圣城的防御力量因此而被削弱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是诺兰族他们启动剩余的传送阵将更多的堕落魔兽从魔兽森林传送过来发动攻击的时候。

狼少女和塞尔曼对视一眼,不禁心里很是感叹,佯攻其实并不是什么很高超的阴谋手段,但关键在于谁又能想到诺兰族仅仅只是为了制造一场佯攻就大费周章地设置了一个跨越大半个大陆的空间传送阵甚至还高调地伏击了一个七阶实力的大主教?诺兰族这一次,是图谋不小,甚至很有可能是想要一口气毁掉索兰神教在圣城的近千年根基。

不过很快,契露丝的脸色又变得很不好。

亲眼见过艾瑞克小镇上的堕落魔兽之后,契露丝很确定,那些魔兽身上受到恶魔气息侵染的程度并不弱于她在西南沙漠那时候在遗迹外遇到的那些堕落沙匪们,甚至因为很熟悉其中大部分魔兽正常情况下的模样,契露丝发现很多出现在艾瑞克小镇的堕落魔兽体态外形上都出现了或多或少充满古怪邪恶感的变异。

很显然,这一次魔兽们和当时的沙匪不同,并不是因为无意间沾染到从地下遗迹中泄露出来的恶魔气息因而变异,而是被诺兰族一方有意地利用产生恶魔气息进行了侵蚀,因此魔兽们恶魔化的程度比起当时的那些沙匪们要高得多。想起曾经在沙漠遗迹中遇到过的那个几乎已经完全被恶魔气息侵蚀差点就变成了真正恶魔的那个佣兵,契露丝突然觉得,诺兰族的这场复仇似乎……搞不好真的会给已经平静了几千年的大陆再一次带来一场意想不到的灾难。(未完待续。)

平度市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石家庄皮肤病医院正规吗
贵阳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潍坊白癜风治疗需要多少钱
秦皇岛的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