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由假冒记者诈骗想到华南虎照鉴定

2018-11-26 17:43:51
由假冒记者诈骗想到华南虎照鉴定 2007年12月26日,3名来自外省的无业游民,串通一气,假冒中央电视台记者来到我省河源市和平县进行“采访”——实则敲诈。

未几败露,这伙人当晚就被“请”进了当地看守所,行政拘留10天。

和平县公安局有关人士说,待案情彻底查明后再决定是否对3人刑事拘留。

冒充记者采访,严格地说已不成其为新闻。

不是此地就是彼地,不是冒充这里的就是冒充那里的,隔几天总会出现一宗。

但由和平县对此事的处理上,让人想到了华南虎照片的鉴定问题。

这两件看似毫不相干的事情,其实是有一定相通之处的。

昨天有媒体报道,陕西省林业厅一名高级官员介绍说,虎照鉴定其实根本不需要数周时间,两三天乃至一个下午便可解决,但至今没有结果,是鉴定单位面对社会公众的压力。

因为“现在舆论'一边倒'认定周正龙造假,即使公安部或国务院相关部门来鉴定虎照,也须考虑民众声音,但在考虑舆论的同时必须尊重事实与科学,假如现在报告二次鉴定结果为真实的,周正龙并未造假,那么舆论肯定会质疑鉴定机构的公正性和客观性”。

琢磨这段话的意思,国家林业局日前要求陕西省林业厅鉴定虎照的结论其实已经出来了,一如后者先前所认定的一样,虎照就是真的;只不过,公众全都是不讲理的公众,如果说是真的,他们不会答应。

这位官员要表达的逻辑关系其实就是这么简单。

然而,我们要问一句:有这么不讲理的公众吗?可能有;但即使有,应当也是极少一部分吧。

还有一点,如果周正龙的照片拍到的确是活体华南虎,不为其正名,不是对他本人的极大不公平吗?难道是为了公众情感要让他忍辱负重一时?那要忍到什么时候?何况,那还关联着两颗人头哪一个落地的问题,即使不是真的,也需在虚拟层面弄个究竟。

我们中国的许多事情就坏在模棱两可上面。

和平县对3名冒名敲诈者的办法是:姑且认其为真。

在饭桌上,他们先是巧妙地向“记者”询问央视总台电话号码、相干电视栏目内容、机构设置、部门领导联系方式等,然后与央视取得联系,来个核查,结果3个家伙就露出了马脚。

在虎照问题上,肯定也不能“有罪推定”,但是简单地一口咬定就是真的,则显然不能责怪“社会公众的压力”。

打个比方说,你即便手拿放大镜把所有照片仔细看了一千遍一万遍,怎么看怎么真,但也必须把公众对照片的质疑一一厘清,把虎照与“年画”的关系弄明白。

如果回答得了公众的质疑,有的公众还要“无赖”下去,自然有正义的一方公众转而去声讨“无赖”一方的公众。

这一点,鉴定单位大可不必担心什么。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