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白银霸主第五百七十三章再临

发布时间:2020-01-24 17:19:33 编辑:笔名

白银霸主 第五百七十三章 再临

二月的春风再次吹绿了帝京城官道两边的柳树,随着天气的逐渐回暖,那官道上的人也多了起来,帝京城达官显贵云集,人口众多,各类消耗也大,所以那官道上来往的,都是走南闯北的客商,还有镖局,押货的,运粮的,络绎不绝……

就在帝京城西边的官道上,一队七八十人的镖队,打着一个武安镖局的红底黄字的旗号,押着四五十辆马车,正缓缓朝着帝京城走来。

远远的,帝京城气象万千的雄威轮廓已经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这队镖局的镖师,趟子手们都高兴起来,帝京城到了,那也就意味着他们这趟镖的差事完了,这一路上镖队的运气不错,一路平安,到了帝京城,休息几日,运气好的话再顺带接上一趟回程的镖,那赚头也就更足了……

在这队镖局的后面,有四五辆拉人的马车也跟着镖队一起行走着,这是镖局在路上接的赚零花钱的活,像这种赶远路的镖队,如果镖队中保的不是什么太敏感的货物,路上如果遇到行商或者是行人,镖局觉得你不碍眼,你给镖师一点银子,就可以跟着镖局的队伍一起赶上两天路,一般的毛贼劫匪,就可以避过了,你得了方便,镖局的镖师和趟子手们得了实惠,赚点酒肉钱,大家皆大欢喜。

那来往帝京城的镖局队伍的后面,不少都跟着这种小尾巴。

看到要到帝京城,前面有一条岔路,那武安镖局队伍里的一个小个子的趟子手,在镖师的一个眼神的示意之下,就骑着犀龙马,转到了队伍的后面。

“各位老少爷们,帝京城到了,就在前面,这帝京城天子脚下,大的路上也没有什么毛贼劫匪,咱们镖队要到前面老王庙的堆场交货,就不和各位一路了,就祝各位顺风顺水,一路平安,来到这帝京城后求财的得财,求名的得名,要见人的团团圆,以后有机会咱们武安镖局说不得还要劳请各位多关照啊,这山高水长,就后会有期了!”

那镖局的趟子手也是一个油嘴,一番漂亮话说下来,在马上对着众人一抱拳,那跟着镖局队伍的那些人也知道要和镖队分开了,一个个拱着手,嘴里说着多谢,双方也就在前面官道的岔路口分开。

却说那跟着镖局的一辆马车,在和镖局分开之后,顺着官道再走了不到半个小时,就来到了帝京城西郊的一个车场上。

这车场,也就是相当于马车的车站,是拉人载客的地方,帝京城这么大,与周边各城的来往交通有着巨大的市场需求,那些出门没有自己的马车也骑不了马的,就会来车场这边坐马车,人多的话还可以拼车,车场上有不少的马车,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热闹无比。

那跟着镖队的马车停下,那坐在马车上的几个人都相继下了车,车夫站在车厢外面数着,一直数到下了七个人,还有一个没下来,车夫伸头一看,还有一个年轻人靠坐在马车的车厢里面,睡得正香呢,口水都差不多要流出来了。

“梆……梆……梆……”车夫伸手拍了拍马车的车厢,加大了一点嗓门,“这位客官,已经到帝京城了,可以下车了……”

“啊……”正在马车的车厢里熟睡的年轻人睁开蒙松的眼睛,看了马车外的车场一眼,“哦,到帝京城了么?”

“到了,客官要找地方落脚的话赶快一点,天黑之后帝京城各处的旅馆客栈看到外来客来投宿都是要加钱的……”

“好的,多谢提醒!”年轻人打了一个哈欠,随手抓起自己那个简单的行囊和随身的一把长剑,就从车厢里走了出来,然后眯着眼睛打量着这个车场。

周围的人看了这个年轻人一眼,也都见怪不怪,就当他是透明的一样。

这个年轻人长得其貌不扬,皮肤微微有点黝黑,身材不高不矮,不胖不瘦,身上穿着一件灰扑扑的洗得有些发旧的劲装,拿着简单的兵器和简单的行李,这样的年轻人,一看就是初出茅庐想要来帝京城闯荡和找机会的外地人,帝京城中像这样的年轻人太多,每年来到帝京城中的这样的年轻人没有三十万也有二十万,只是这其中的绝大多数人,都难以在帝京城落脚下去,只有极少数有本事或者运气好的,或者有亲戚朋友在城中能够提携帮忙的,可以在城里找个打杂的差事落下脚来,武艺高强有本事的,说不定还能给大户人家找个看家护院的差事安定下来,至于能在帝京城中成名成家,扬名立万者,十万人中都不一定能找出一个人来。

这个年轻人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发现周围那熙熙攘攘来来往往的人,几乎就没有谁有兴趣盯着自己多看两眼,那个年轻人的脸上不由出现了一个奇异的笑容,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脸,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低声说了一句,“这地方,还真和汽车客运站差不多啊……”

这个年轻人,当然就是严礼强。

这个时候,恐怕整个大汉帝国,估计没有人能想到传说中重伤隐修的祁云督护严礼强居然会变了一个身份,以一个芸芸大众的普通人的面孔,出现在帝京城西边的这个车场之中。

严礼强这次重回帝京城,自然是要办大事。

车场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马粪和马尿混合起来的味道,在这里下车的,上车的人混在一起,来来往往,车夫们在吆喝着,拉着客,马场的旁边,几个卖大饼,馒头,油条,羊蝎子的摊位热气腾腾,挤着不少人。

严礼强就像一个初来乍到的年轻人一样,先找旁边的人问了路之后,然后挤到那葱油大饼的摊位前,花了几个铜板,买了一个用纸包着的葱油大饼,然后一边吧唧吧唧的啃着葱油大饼,一边走出了马场。

马场外面的路边的树下三三两两的站着蹲着几个嘴里叼着草根的帝京城的青皮,那些青皮的眼光滴溜溜滴溜溜的在进出马场的人的身上脸上来回的转悠着,严礼强就从那几个青皮的面前走过,但那几个青皮也只是看了他一眼之后,就把他当做空气,再也没有看第二眼……

遵义医学院第五附属医院
北京霍普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哪家医院癫痫病治得好
保定治癫痫病的中医院
宁夏妇科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