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尘世咳血

发布时间:2020-02-15 21:11:10 编辑:笔名

尘世咳血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我来自地狱,带着腥风血雨,一手摘星辰,一手覆沧海。

你来自天堂,带着圣洁光辉,一首动春风,一首曲悠扬。

山河故里,破碎的虚空,混乱的命运,悲哀的尘世。何时才能纷乱终止?何处才能安心予归?

我见过的不是,我看过的大湖不是大湖,我走过的大河不是大河,循环往复的身心疲惫感,总是充满身间。走过很多路,却还不够长;认识太多人,却都不太深。

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要过多久,但我知道总会有结束的那一刻,就在未来的某一天。

我知道太阳何时升起,夕阳为谁谢幕。

我知道森林的鸟为何总是怕生,翠竹为谁飘曳。

我知道大山前流淌的河为何总是不断歇,深处浅唱为谁而甜。

当我独自一个人穿越人山人海,独自一人沉醉在城市街边,独自一人听着一遍又一遍过去的音乐,独自一个人舔舐岁月的伤痕。

你会出现在我眼前,不管我有多不堪,不管我在哪里。

我总觉得自己生错了时代,殊不知,过了这么久,到底是时代成就了我也毁灭了我。我心不甘。

愤愤然如同克利夫兰的火山,向着这个世界宣泄自己的不公,不幸。

却又施施然如同死海,深埋在大陆心脏,缺失了本来的能力。

我总在深夜时仰望星空,在深夜里辗转反侧,在深夜里默默想你。

看不见的夜,让人惶恐不安,却又静谧安详。

充满着光的昼,温暖却又寒冷。

一个世纪,几个世纪;一个纪元,几个纪元;一个又一个宇宙大时代,我们到底是怎样的存在?

沉睡了一世的乱世纪,昏暗了又明亮的恒世纪。在时空间隙里互相摇曳穿插。

我分不清东南西北,分不清这飘渺的世道,分不清这纷乱的世间,分不清这时代的人心。

红尘总是扰乱地一塌糊涂,多少都化作了尘埃,多少又在尘埃中诞生?

吾本微牟尘。

鄢陵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专业银屑病医院门诊
蚌埠治疗龟头炎费用
菏泽治疗阳痿费用
东莞白癜风中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