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煤炭订货会新角色双轨制终结者

2019-02-22 00:31:17

煤炭订货会新角色 “双轨制”终结者?

面对由市场煤和计划电带来的煤、电双方就电煤价格产生的不可调和的矛盾,政府又不得不硬性划定电煤价格上线,以在两大利益阵营间寻求暂时的平衡。

岁末年根,一年一度的煤炭订货会又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会前,同往年一样,订货会召开的时间、地点等,悬念重重。而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订货会的召开,将很可能成为煤价双轨制时代的终结。

订货会悬念重重

事实上,从去年秦皇岛订货会开始,煤炭订货会便正式更名为煤炭产运需衔接会。目的很简单:摆脱浓厚的计划经济色彩,让订货会更清晰、更透明。然而,时隔一年,直至今年末,围绕2006年煤炭产运需衔接会的种种迷雾,仍有增无减。

迷雾之一表现在各方对衔接会均三缄其口。直至发稿时,衔接会于26日在济南召开的消息,仍属道听途说,发改委始终没有正式发布信息。而由于这一小道消息的不胫而走,济南市宾馆房价已成倍上涨:三星级客房标间普遍涨至每间夜1000元以上。而深究各方沉默的原因,无外乎煤、电、路、政府四方对衔接会期待各异。

这便引出迷雾之二:衔接会目标逐渐模糊。西山煤电董秘宁志华告诉,其实,每年衔接会之前很长时间,煤电双方便开始商洽第二年电煤价格,至衔接会时,基本已有眉目。只不过,由于供应与采购双方主体的多元化,衔接会的形式与氛围可能会有利于双方节约交易成本。但衔接会真正能在这方面发挥多大的作用,恐怕身在其中的参与者也很难说清。

同样说不清的,还有政府在衔接会中的定位。自订货会更名为衔接会后,按理说,政府角色便彻底改变。衔接重在当事煤、电、路三方的接洽,政府应全身而退。然而,面对由市场煤和计划电带来的煤、电双方就电煤价格产生的不可调和的矛盾,政府又不得不硬性划定电煤价格上线,以在两大利益阵营间寻求暂时的平衡。但事实上,人为设置的平衡难以持久:去年,8%的电煤价格上线屡被突破,正是对政府在订货会中扮演角色这一悬念的讽刺。

煤价双轨制可能突破

在围绕衔接会的众多悬念中,煤价问题始终引起社会关注。而今年以来,一些看似孤立的现象,却预示着在煤价领域实行了几十年的双轨制可能终结。

首先,近三年来,持续上涨的市场煤价,至今年夏天,似乎达到拐点。某电力上市公司投资者关系部人士告诉,目前,公司采购的市场煤价格仍执行二季度价格,没有如往年一样,市场煤价格至采暖期后,大幅上涨。这正是煤价进入下行通道的征兆,而同期国际煤炭市场价格已开始下滑。

业内分析,在衔接会召开前,煤炭市场价格保持平稳或小幅下滑,将有利于国家决策层下决心终结市场煤与电煤的价格双轨制现状。因为长期以来,由于电煤价格大大低于市场煤价,所产生的资源配置矛盾与滋生的各种腐败,已严重制约了煤炭经济的正常运行。

其次,以今年10月28日国家发改委主办的资源价格改革研讨会为标志,资源性商品,特别是能源商品的价格,开始逐渐走出政府严格管制。同时,政府管制能源商品价格所付出的高昂代价,已为政府高层所认识。

这就使电价终走出政府管制,看到了曙光。而电价走出管制,是彻底解决煤、电矛盾的根本出路。前述电力上市公司负责人对说,市场煤价下跌为改革煤价双轨制创造了时机,而如果适当增加电价的浮动空间,就为这种改革提供了客观保证。

据了解,虽然国家早就出台了煤电价格联动政策,但截至目前,该政策只于今年5月1日施行过一次。当时,全国平均电价每千瓦时上涨0.02元,约消化掉7%至8%的电煤价格上涨因素。但同期,电煤价格实际涨幅已达70%以上。可见,依靠行政性指令不可能完全解决煤、电两大阵营的根本矛盾。

然而,这位负责人同时告诉,即使在发达的市场经济国家,电煤价格也不是完全与市场煤价看齐的。毕竟,对有批发性质的大宗采购实行价格优惠,已成为市场经济的惯例。

对此,煤炭界人士认为,煤价双轨制只是目前煤、电矛盾的根源之一。而真正将电煤价格市场化也只是向着解决这一矛盾的方向迈进的一小步而已。关键问题还是在于,国家必须通过出台倾斜政策,实现煤、电两大阵营间经济利益的合理平衡,改变目前电强煤弱的畸形状态。(崔毅)

来源:中国经营报

儿童高烧不退 手脚发热
用手机热点看电视不限流量就要这么玩
科普OneLedger谈区块链效益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