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十方神王千一百九十六章望月思乡

发布时间:2020-01-24 15:42:46 编辑:笔名

十方神王 千一百九十六章 望月思乡

林天诧异,这披头散发的帝级凶煞之前还在攻杀他,一副要吞了他的样子,但这时却突然转而攻杀另一头帝煞,且那一爪之力委实有些恐怖,竟然生生将一个同为帝级的凶煞给直接撕碎了,令的对方当场死亡,让他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

“嗷!”

披头散发的帝煞嘶吼,眼中的绿色鬼芒弱了不少,但是体外的死亡气息却更加浓烈了,像是一头自地狱中走出的鬼帝般,让人忍不住心颤,震的虚空直扭曲。

它浑身遍布毛发,十根手指如同筷子般长,锋利无匹,转头盯向那正在攻杀林天的凶兽帝煞,一步就跨到其身旁,生生一爪子将这凶兽化作的帝煞击穿,随后直接抓住这头五丈多高的凶兽帝煞狠狠一扯,将这凶兽帝煞直接撕裂成了两半。

一时间,夹杂帝力的黑色尸血溅射,令的这个地方的虚空都被湮碎了一片。

“这……”

五行鳄眼皮子都不由得跳了下,被这披头散发的帝煞的凶态给惊的脊背发寒。

就连林天也是不由得心悸,这披头散发的帝煞也不知怎么了,突然变得恐怖了十数倍的样子,两头同为帝皇级的鬼物,竟然转眼就被这披头散发的帝煞灭了。

黑血撒的遍地都是,血瞳帝煞和凶兽化作的帝煞被撕碎磨灭,那披头散发的帝煞停了下来,布满毛发的双臂上沾满了黑血,又是抬头望向苍穹上的圆月,坚固的尸躯不由得颤抖,眼中的绿色鬼芒变得更弱,人类所特有的气息变得更浓。

“回……去,我……想……回……去……”

它那坚固无匹的尸躯颤抖,獠牙森森,这一刻竟是传出了声音,无比沙哑。

“说……它说话了?!”

五行鳄瞪眼。

林天亦是吃惊不小,这头帝煞,这一刻竟然说话了!他看着对方的动作,顺着其目光看向天空,眼神不由得一动:“这,它的突然变化,是因为……月亮?”

“回……去……回……去……”

披头散发的帝煞盯着天空上的圆月,布满毛发的尸躯颤抖,眼中的绿色鬼芒近乎要消失了,鬼气也开始变弱,而作为人族所特有的气息则渐渐变得强烈起来。

它盯着苍穹上的圆月,随后偏头,目光落在林天身上。

林天一惊,忍不住后退了一步,同时以阴阳莲海和王域轮回图谨慎的戒备着。

这个时候,这头帝煞变得太过恐怖了,让他感觉到了一股无比巨大的压力。

“唰!”

破空声响起,披头散发的那帝煞瞬间出现在林天身前,一把抓住林天的双肩。

林天变色,只感觉肩头一疼,连忙催动阴阳莲海异象和轮回图压向这帝煞。

不过,下一刻,他又是动容,生生止住了压向对方的阴阳莲海和王域轮回图。

这一刻,这披头散发的人族帝煞抓着他的双肩,似乎并没有要伤他的打算,而为主要的是,他在对方的一双瞳孔中分别看到了一轮圆月影迹,似乎以某种潜在的能力将这个地方的苍穹上的圆月烙印在了双瞳之上,久久没有消散下去。

远处,五行鳄原本正担心着林天要冲过来,不过这个时候也是看出了这披头散发的人族帝煞的异常,并没有要撕碎林天的趋势,于是也就在远处戒备的看着。

“回……去……回……去……”

披头散发的人族帝煞抓着林天的双肩,布满兽毛的帝躯颤抖,声音很沙哑。

林天不由得又是动容,他看着对方,看着对方的双眼,这一刻不仅能看到始终映射在其瞳仁上的空中的圆月,更是在那其中看到了浓浓的忧伤和厚重的思念。

“望月思乡。”

一瞬间,他脑海中浮现出了这么四个字。

人族自古有赏月的传统,亲友聚在一起,望星空圆月,象征团圆,象征圆满,象征幸福。而对于离家在外的游子,更有“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这等诗句在流传,象征离开故土的人对于故乡和亲人的思念。如今,看着这个披头散发的人族帝煞,看着其瞳孔中映射的圆月,看着其瞳孔中的忧伤思念,他不由得一颤。

“他在想念另一边的世界,故土,亲朋。”

他心中呢喃。

“嗷!”

披头散发的人族帝煞眼中的思念更浓,忍不住嘶吼,通体散发出滔天神光。

“这是?!”

五行鳄动容。

作为帝煞的尸躯,居然散发出了神光!

“嗷!”

披头散发的人族帝煞嘶吼,体外神光更浓了,震动这片尸魔岭。

一时间,轰隆隆的,苍穹都为之摇颤了起来,浓郁的神光直接将林天包裹住。

林天一颤,只感觉肉身传来一股剧痛,而同一时间,一幅幅画面径直浮现在他识海中……他看到一片明亮的山脉,古木成群,其中有几座小屋,一个青袍中年和另外几个中年人坐在一起,聚在一方石桌前,饮酒论道,脸上皆是带着笑意。

下一刻,他看到一片残破的土地,他看到一个个幽冥族修士,他们面目残忍狰狞,在屠戮生灵,大人,小孩,妇孺,一个皆不放过。他又看到了青袍中年,在混乱的幽冥族大军中冲锋,帝威浩荡,抹杀一个又一个幽冥族强者,随后从北域的幽冥深渊处冲入封尘古域,挡住一波又一波要走出封尘古域的幽冥族强者。

他看到一个个幽冥族强者在坠落,青袍中年横在封尘古域通往另一边世界的通道口,浑身染血,死守这条通道,直到这条通道忽而封闭,中年开始发狂,在封尘古域纵横厮杀,躯体一次次炸开,一次次重组,终坠入到一片黑色山脉内。

“你是……”

他看着抓着他肩膀的披头散发的人族帝煞,体魄猛的一震。

他识海中浮现的这些画面,是对方曾经的经历?!

眼前这披头散发的人族帝煞,就是画面中的青袍中年?当初幽冥族大军冲入另一边世界祸乱天下万灵时,对方杀入这片封尘古域,挡下一波波想冲出封尘古域去往另一边世界祸乱的幽冥族强者,为其它人族强者争取时间封印住封尘古域通往另一边的通道,随后在这片世界发狂,血杀幽冥族,然后,陨落在了这里。

他盯着这披头散发的人族帝皇,瞳仁跳动,心中忍不住呢喃:“妖皇殿太上长老所说的,当初以血肉和神魂为代价封印住封尘古域通往那边世界的那几个人族至强者,是……是这帝煞记忆中那几个与之饮酒论道的另外几个中年人?”

“嗷!”披头散发的帝煞声大吼,抓着林天的双肩,一双瞳孔中满是忧伤和思念:“我……想……回……去,可我……不能……回去……”它显然是感应到了林天身上相同的人族气息,紧紧抓着林天,声音沙哑,仿佛是在向林天倾述。

它眼中充满了思念,抓着林天,望向天穹上的圆月,躯体又一次颤抖起来。

“嗷!”

它发出大吼,身上的鬼气更弱了,神光变得更浓,躯体上有一道道裂痕出现。

“这是?!”

林天一惊,这披头散发的人族帝煞,这一刻竟然在开始解体。

远处,五行鳄动容:“挣脱了鬼物的阴性,使得阴性磨灭,开始自行毁灭了!”

“嗷!”

披头散发的人族帝煞大吼,声音震长空,撼动这正片尸魔岭。

它身上的死气越来越弱,神光越来越浓,转眼间将其整个躯体都给覆盖住了。

随后,它这布满毛发的躯体上,裂缝越来越多,解体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快。

“我想回去!”

它发出一声嘶吼,声音沙哑刺耳,似乎是重新具备了灵智和人性一般。

随后,下一刻,它身上的神光更浓,如同火焰般燃烧起来,抓着林天的双臂顷刻粉碎,整个躯体亦是彻底分解,眨眼间便是化作一堆灰烬,落在林天脚边。

一瞬间,这个地方整个变得安静下来,一片死寂。

林天低头,望着脚边的灰烬,眼神不住的闪烁。

曾经的人族帝皇,为了给其它几个人族至强者争取时间封印住封尘古域通往另一边的通道,防止更多的幽冥族修士进入那边的世界祸乱万灵,孤身杀入幽冥族所在的封尘古域,于这片世界血战八方,陨落在这片世界,葬身它乡,而死后化作帝煞,忘却了一切,心里却多出两个字,充满思念的两个字……回去。

只是想要回去,回另一边世界去,回故土去。

他深吸一口气,蹲下身体,抓起脚边的那堆灰烬:“我带你回去!”

曾经的人族至强者,为了万灵死在异域,骨灰,应该葬在另一边的世界!

“嗡!”

突然,他手中,人族帝煞化作的灰烬发出耀眼的光芒,顷刻间便是将他笼罩。

这等光芒充满神性,充满霸道,飞快的朝着他体内涌去,没入到他的识海。

随即,下一刻,这等光芒嗡嗡而鸣,于其识海内显化出一枚枚神秘的符纹,交织出一方繁奥而霸道的道纹图。

“以幽冥血肉铸我无上宝体,杀!杀!杀!”

一道大吼响彻他的神识海,掀起滔天骇浪。

浏览阅读地址:

华州区人民医院怎么样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的地址
成都哪家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好
深圳治疗妇科疾病那个医院好
廊坊的牛皮癬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