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燕园七年之师友杂忆之浦江哥

发布时间:2019-12-05 07:31:02 编辑:笔名

燕园七年之师友杂忆之浦江哥

编者案:北京大学历史系暨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教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刘浦江于2015年1月7日凌晨去世。本文为刘浦江老师学生所写的回想文字,转自豆瓣。 无论如何,浦江哥都是我们的启蒙老师。 题记 我知道时间已经很晚了,但是我今天特别特别想讲浦江哥的故事。又管老师叫哥,好像我们很不恭敬的样子。但是浦江哥看起来太年轻了,典型的巴蜀人的长法,瘦而白,显得脖子分外细长。以致于某次浦江哥无意说起他家的小孩读《读者》云云,讲台下一片愕然: 他家小孩都能读《读者》了么! 下面这个段子已经被人讲过很多次了,可是我必须再讲一遍

,才能开始我的故事。节课,浦江哥开始迂回着对我们说:你们大学四年,总得做一个文化人吧。过了一会,可能是没忍住,终于说:你们中文系啊,实在是没、没文化。台下一片瀑布汗,这话浦江哥每年都会敲打中文系的新生。每个当年的新生在4年以后常常会感叹:浦江哥圣明! 无论如何,浦江哥都是我们的启蒙老师。有太多事情是浦江哥告知我们的:十三经、关陇集团、竹书纪年、五德终始、荆扬之争,乃至甲骨4堂和裘先生的名字。重新翻出大一时的古代史笔记,处处都是一个无知小姑娘的手忙脚乱,很多当时没听懂的词只是依音而记,现在看去只能赞美自己丰富的想象力。浦江哥的重庆口音很重,声音小语速快,稍微有一点点口吃,加上一堆陌生名词,极易让人头晕,某次浦江哥又劈头盖脸地讲了一通后可能是发现了台下一双双迷茫的眼睛,遂解释道 我,略微有点口音啦。 台下一片崩溃,从此我每次都早起占坐位,一定要坐到前三排。 即使坐在前三排

,也没什么机会抬头看浦江哥,由于大部分时间我都在低头狂抄笔记。浦江哥偶尔也会讲一些与古代史无关的故事,比如,某位教授写的《北京大学,魂兮归来》,课下大家去图书馆查那篇文章,却发现那几页被人撕掉了。比如,某位教授从X教跳下去的故事,浦江哥说他坚持的东西也许不对,但是他少肯坚持。又比如,我们大一时有那末一个小姑娘

,的欲望是上北京大学,却不幸得了绝症,只能让家人推着轮椅带她在北大逛逛,看看这园子的样子。这条大家早都听过,被炒得有点心烦,浦江哥讲起时也没人在乎,浦江哥却激动起来,说你们在北京大学读书觉得平常,这却是人家再不能实现的梦想。你们不要以为自己的痛苦才是痛苦,把其他人的痛苦都不当回事。彼时我坐在排,听了这话仰脸去看浦江哥,生出诸多感动。这话我记了这许多年,记得那么清楚,不要以为自己的痛苦才是痛苦。 浦江哥的课有期中考试,大家早就听说他给分极严苛,都死命复习,我拿了80分

,竟然算是还不错的分数。70多人的班里,90分浦江哥只给了两个,课上表扬说这两位同学有能力成为的历史学家,大家只觉这赞扬高得离谱,结果这二位果然都义无返顾都走上了学术青年的道路,小陆同学至今对浦江哥的赞美念念不忘。浦江哥期末考试里有两样必考内容,繁体字和干支纪年法,于是中文系的小朋友们每天对着繁简对照表抄来抄去,或对着一个甲子表数来数去。不过我到现在也不知道考试时的干支纪年我有没有少数一年这些东西现在看来不值一提,可当年若没有浦江哥

,我们会什么时候才能知道这些呢谁会知道我们还有多少常识需要普及无论如何,浦江哥都是我们的启蒙老师。 重新翻开当年的笔记,发现当年拼命记下的许多东西都已忘得差不多了。而浦江哥的容色神态,却依然那么清楚。浦江哥的头发极少光鲜整齐,说话时脖子微微前伸,喜欢手执板擦,不需要擦黑板时就反反复复地用板擦敲桌子,下课时桌上一片粉笔灰。浦江哥告知我们还有太多书要读有太多东西要学;浦江哥告知我们有太多我们坚信的其实都是假的都需要仔细推敲;浦江哥告诉我们,即便是学术泰斗做研究也有时代背景不能毫无偏颇;浦江哥告知我们做人应当有所坚持,要尊重为信仰死去的人不要说不值得。浦江哥告诉我们的太多,对一个大一的新生而言,需要的或许不仅是知识,更是有人打开1扇不管通向那里的门。浦江哥说话不委婉,声音无磁性,从不照顾别人感情,可是浦江哥仿佛有一种特别的魅力,直接而准确地直击人心。 04级以前,大概没有一个学生不记得浦江哥吧,也大概很少有人不喜欢他。记得浦江哥的一节课,我6点半从窗户翻进三教占座,发现排已被占完了。临妹妹正在擦第n遍黑板

,以致浦江哥冲进教室习惯性地抄起板擦转向黑板时,发现黑板光可鉴人,不由得很是愣了几秒。下课后大家汹涌地冲上台去请浦江哥在课本上签名,我也一样,不知道为什么。收书架的时候翻出那本《国史概要》,看到浦江哥的签名,颇是恍忽了一会。 我们这一届有一首民歌,好像是那首摇滚的原曲

,梅胖子填词。前面拐着腔调唱: 星期二的上午啊,阳光灿烂;三教的铃声,响起来了;刘浦江的头发啊,竖起来了,他对着少男少女们说呀~ 接下来就是一段疯狂的rap: 你们中文系啊,没没,没文化,中文系啊没文化,中文系啊没文化,中文系啊没文化呀没文化,没文化没文化! 每次聚会大家必合唱此曲rap部分,某次骚酒后激动之处高潮部分连重复七次,节奏感极强:中文系啊没文化,中文系啊没文化,一唱三叹,情深似海。 浦江哥本意不过是说中文系的课程设置容易让学生疏忽基本的文史知识,却被我们无限地延伸开来,学然后知不足,年级越高便越觉得自己知识匮乏,因而大四时相对苦笑说果然不幸被言中那。散伙饭上群情激动,只得再次高唱此首经典保存曲目,中文系啊没文化中文系啊没文化,没没,没文化!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多少也算得是有点进益吧 后来,我常常说要去听浦江哥的课,却终于再没去过。后来,在宿舍楼里无意中撞到浦江哥一次,我说他还那么年轻,同学却一口咬定他也老了许多。后来,中文系的集会愈来愈少,大家矜持着不再喝醉,少有机会唱起当年的民歌。后来,中文系不再开古代史,浦江哥成了一个传说。后来,还是常常听别人说起浦江哥,总是微词多褒扬少。可是无论如何,浦江哥都是我们的启蒙老师。所以,大一那年冬季,经过三角地的爱师墙,才会从厚厚的手套里抽出右手,领了一张卡片,慎重地写下浦江哥的大名:刘浦江。

贵州有没有治疗癫痫病医院
潍坊明润眼科医院
金坛市第二人民医院
鞍山曙光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哪个医院治疗牛皮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