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蔷薇战皇第五百八十一章解出考题二人争吵

发布时间:2020-01-24 01:54:41 编辑:笔名

蔷薇战皇 第五百八十一章 解出考题·二人争吵

在老导师伊布衣的示意下,问苍天研磨的右手缓缓停下,只见他微微地下额头,闭目思考了一番,脸上带着笑容说了一句:“一情一仇一爱恨,一恩一怨一肠衷。”

说罢这两句,问苍天停下了,他整个人仿佛融入到了这首诗之中,旁边的老考官伊布衣抬头见问苍天不言语,好似在继续思考,他也提起毛笔没有做声,静静等候着,唯恐打乱了问苍天的思维。

此时,问苍天的思绪也稍稍有些乱了,用一首诗形容“爱恨情仇”这四个字,他的上半句诗已经将爱恨情仇四个字全部用到了,可是这里面还缺东西,缺很重要的一部分东西,那就是情感。问苍天虽察觉到缺了情感这东西,可当他去发现缺什么样的情感时,又找不到了。

问苍天手里拿着砚台,站立在那一动不动,他缓缓睁开眼睛,将他的目光开始向远处望去,当他看到那些学员一个个愁眉苦脸的时候,他恍然想到了什么。

曾经的自己,也有愁眉苦脸的时候,那就是和凌末在一起的时候,自己喜欢睡懒觉,而凌末非要让自己起来,陪她晨练,每一次都折磨他啊有苦说不出。

不知不觉,问苍天的思绪又飘到了地球上,那个蔚蓝的星球上有着自己的亲人,还有自己的爱人,就是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离开那么久,自己何曾开心的笑过呢?这个异界终究不是自己的家。想着想着,问苍天的脸上突然露出笑容。

因为,就在刚才他找到了他想要的诗之意境,随后只听他脱口而出,“一合一离一场笑,一来一去一从容。”

问苍天说完,看向老考官伊布衣,只见他手中毛笔急速挥舞,随即,问苍天的解题被写了出来。

“一情一仇一爱恨,一恩一怨一肠衷。”

“一合一离一场笑,一来一去一从容。”

写完这首诗,这位年龄到达七十二岁的老考官不禁有些汗颜,这一字诀让四皇子用的,实在是,实在是绝了!恐怕,整个诗十一区涉及到一字诀的考题,没有人再能够超越这一首了。

放下手中的毛笔,伊布衣微笑道:“四皇子殿下,老朽服了,老朽真心的服了,您的才华,果然非凡。乃属于当世人也。”

“哪里哪里,考官大人你说笑了。”老考官这么夸奖自己,问苍天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在老学者面前自己需要谦虚,所以他也急忙寒暄几句。

“哈哈,四皇子殿下,您是德才兼备,乃是帝国之福啊。”

老导师伊布衣一直夸奖自己,问苍天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于是急忙避开这些话题,“嘿嘿,那个,考官大人,你看,在下的解题已经写出来了,您给看看,是不是通过了?”

问苍天谦逊的站在那这么一问,伊布衣急忙一拍大腿,有些不好意思道:“哎呦,四皇子殿下,你看我这老头子,年纪大了,说着说着差点忘了正事儿。”

“四皇子你的考题已经是完美的解了出来,完美,的完美啊!老朽这就给你解题答案挂起来。”

说完这些,伊布衣又对着那黄色的宣纸吹了吹,唯恐宣纸上面的墨迹没有干,这时候问苍天也不敢闲着,因为这宣纸要挂的地方有些高,而老导师伊布衣年纪大了,身材已经有些佝偻,未必能够到。

待确认墨迹干了,问苍天则笑着对伊布衣说道:“老考官,您坐下,这个活儿还是让我这个学生来做吧。”

说着,问苍天拿起宣旨,裱在了赤色的锦布上,然后拿起旁边的木杆就把自己的考题挂了起来。

“咦?你们看,那边,有了第四道解题了。”

“什么?哪里可能,咱们现在可是在难的考题区,除了帝都的四大才子,谁还能这么快解题啊。”

那些沮丧的学员都有些不相信,可是当他们注视老考官这里的时候才发现,解题公示栏确实出现了新的解题。

“走走,看看去,到底是谁啊,那么厉害,这么短时间就把考题解开了。”

“对呀,必须得看看去,这人是谁啊,来到这还不到半刻钟就能解题。”

这些学员一个个也开始往解题公示栏涌去,而这时候小瘦猴与二人这个时候也到,大老远他们就嚷嚷着:“老大,老大,我们来了。”

问苍天听到二人的声音,冲他们摇了摇手,示意他们过来。本来问苍天解题完是准备离开的,可是问苍天察觉到哪里有些不对劲啊,貌似自己被门口的那位导师给坑了。

自己都被坑了,那小瘦猴他们两个在自己后面打听自己的事儿,那肯定跑不了,所以问苍天才在这多呆了一会儿,寻思真的有问题,就帮他们两个。

考题公示栏处,众学员看到第四道题高高挂起,直接就叹服了。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四皇子,果不其然,身为四大才子之首,他四皇子的才能果然厉害。”

“四皇子,被誉为蔷薇帝国年轻的夫子,他的才学那是学富五车啊。”

“算了算了,别看了,四大才子都解题了,咱们还是考虑考虑自己的试题吧,不要真的就在这待三天啊!”

“对对,赶紧想,赶紧想……”随后,众人回到他们待得地方开始动脑筋解考题。

小瘦猴二人到来,问苍天没有让他俩耽搁一分钟,直接抽取考题。

当二人的考题出来,他们两个人的神情相当的丰富精彩,全部都像是媳妇跟别人跑了似的,别提多难过了。

“怎么样?考题难嘛?”看到二人的表情,问苍天明知故问道。

“呜呜,不难……才怪呢!”到了这个时候,穿着问苍天白色衣衫的还不忘记调侃一下。

“难,不是一般的难!”小瘦猴耷拉着脑袋,接话道。

“哈哈,难啊,那你俩在这慢慢解题,那个我有点饿了,我先走了啊。”说罢,问苍天做出一副要离开诗十一区的样子。

不过小瘦猴反应那是超快,他身影一窜就跑到了问苍天的身边,直接拉住问苍天的胳膊,小声道:“老大,老大,你不能这样坑你兄弟啊!你看你的考题这么短时间都解开了,还差我们这点时间嘛!咳咳,帮帮忙啊!”

“啊?帮忙?帮什么忙?咳咳,我记得,在门口你俩谁说的,我带你们两个作弊?”

问苍天是打算好好教训这两个人了,谁让小瘦猴他们两个思想那么迂腐呢。

“咳咳,那个老大,作弊是猴哥说的,跟我一点关系没有,咳咳,来来,老大,咱去那边你给我琢磨琢磨,我这个真的有点难,我根本没有一点头绪啊。”

小瘦猴一听把全推到自己身上,脸色一变,瞬间就火了,“小灰灰,你在这放屁呢?谁说作弊了?谁说了!你再瞎嘚瑟,信不信明天老子在演武场上跟你打一整天啊!”

“打就打,谁怕谁啊!我怕你啊我,我打不过你,我还躲不过你?你当我这天下独步的飘逸身法是炼着玩的?我的“风起云涌”,你接的住?找得到我?”这家伙昂着头,就像斗胜的公鸡,一点也不示弱。

“你!好呀,小灰灰!你等着!”

“等着就等着!”

这时候两人都吵起来了,问苍天也不能继续旁观了,“得了啊,瞎吵吵什么劲儿,走,去那边,那边人少,看看你俩啥考题,让你俩说的那么有难度。”

说着,三人就往诗十一区一处比较偏僻的亭子走去,踏着飘下来冬雪,三人走了三四百米左右,在那处屋檐挂满了冰漓子的亭子中央停下。

...

重庆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嘉定区精神卫生中心怎么样
包头出名的癫痫病医院
南宁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杭州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友情链接